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番外终章(1/5)

作者:米团子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从无为医馆出来,玉如颜追上前面的玉怀珠,看着她神情难过的样子,不用问也知道她心里是在为何事难过了!

    她挥手让身后跟着的丫鬟与马车都先回府后,自己陪着玉怀珠一路慢慢的往前走。

    玉怀珠不开口说话,玉如颜也不好擅自开口向她询问什么,只是陪着她沿着长街慢慢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护城河边。

    季春时节,护城河边春意盎然,到处一红情绿意,姹红,风光却是无尽的好!

    玉怀珠站在河堤边,望着下面的春水绿波,苦涩一笑道:“妹妹,听越公子说,你与他,却是在这护城河边相识的?!”

    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艳羡,似乎,很是羡慕玉如颜能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遇到越羽。

    闻言,玉如颜微微一怔,随后却释然的笑了

    越羽没有告诉玉怀珠自己小时候救他的事,想必,他也是想忘记之前那些不开心的事,只当自己与她的初遇就是在这护城河。

    或许,他不想让玉怀珠知道,曾经的他,也有过心里阴暗,被复仇冲复头脑的时候

    看着玉怀珠晦暗的神情,玉如颜猜到她心里的苦闷,不由苦笑道:“我与越大哥的初次相遇,却是充满了惊险若不是在这里遇到他,被他救下。估计我如今”

    一想到那晚从秦香楼逃出来的可怕历,玉如颜现在还胆颤。

    那晚,若不是在这里遇到越羽,她要么是跳下了护城河,要么是被秦香楼的人抓回去,从此失了清白,彻底如了木梓月的愿,一生就此毁掉

    玉怀珠闻言,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向她。她当时问越羽是怎么与玉如颜如何相识的,他并没有说过这些,只是淡然的提了一句,说是在护城河与她相识的。

    玉如颜并不隐瞒她,将自己被木梓月设计卖到秦香楼的事细细同玉怀珠说了。

    听后,她更是惊诧到合不拢嘴,怎么也没想到,玉如颜竟是经历过这么多坎坷与磨难!

    玉怀珠本就是一个直爽性子的人,一旦打开了话头,不由也同玉如颜说起了自己与越羽相识的经过

    原来,之前在大齐时,玉怀珠曾经听玉如颜提起过大梁的漱玉馆,所以在来到大梁后,就找了机会去漱玉馆尝一尝大梁的特色菜品。

    玉怀珠并不知道自己来得巧,碰到漱玉馆为了庆贺穆凌之与玉如颜大婚,免单三日。

    不单是漱玉馆,越家在东都的所有饭馆酒楼都连着三日免费。

    所以,不明所以的玉怀珠,一时兴起,竟是将漱玉馆特色菜品都点了个遍

    等她吃完唤来掌柜结帐时,却被掌柜告知,不用花钱,一切免单!

    漱玉馆是真心实意的做到百分百免单,可玉怀珠看着自己一个人点了那么多价格不菲的菜品,还剩下许多在桌子上,心里感觉愧疚,就坚持要付钱。

    别的食客听到漱玉馆免单,都是欢天喜地的离开,只有玉怀珠坚持要付钱,却是让掌柜很为难。

    玉怀珠坚持要付钱,掌柜坚守越羽的吩咐不肯要她的钱。两相推辞了好久,最后,掌柜无法,只得去请示恰好正在漱玉馆的越羽。

    初初第一眼看着一身白衣胜雪的越羽,就让玉怀珠很是吃惊与意外。

    她并不是吃惊他长得好看,而是没想到,一个生意人竟是长得这般出尘脱俗,身上没有沾染到半点铜钱的臭味不说,反而气质清雅高尚,有如谪仙临世般让人惊叹!

    越羽看了一眼玉怀珠,面容淡然温和道:“还请姑娘收起银子吧,小店这三日都免单,并不是只对姑娘一人所为,所以,姑娘无需愧疚。”

    说罢,修长好看的手指轻轻拿起玉怀珠放在堂柜上的钱袋,递到了她在面前。

    他语调轻缓,却带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威严,不由玉怀珠再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伸手去接过他手中的钱袋。

    然而,她堪堪要将钱袋收好,手却是被人拿住了。

    惊愕抬头,玉怀珠怔怔的看着欺近她身子的白色身影

    只见越羽伸手拿住了她手,蹙起好看的眉头,凝神看着她手背上露出的红疹,担忧道:“姑娘,你起风疹了!”

    直到鼻尖闻到了越羽身上那股极其淡雅的药草香,玉怀珠才猛然的醒悟过来。脸一红,她竟是与一个陌生的男子离得这么近。

    她红着脸的收回手,嗫嚅道:“不碍事的,不过是水土不服身上起了点红疹!”

    越羽却并不放心,他拿过玉怀珠点的菜单,一项项的仔细看了起来。

    看完,他叹息一声道:“风疹之症,可大可小,姑娘原本可能只是普通的风疹,但方才姑娘没有忌口,还吃了与风疹相冲的发物,所以,风疹越发的严重了,只怕要好好的服药!”

    他不说还好,一说,玉怀珠果然发现身上原本不太痒的地方,都痒得分外厉害起来

    玉怀珠全身骚痒难耐,当着外人的面,又不好拿手去身上抓,只得憋红了脸难受的站着。

    她的样子那里逃得过越羽的眼睛。他也知道这种风疹发作起来,严重的可能会死人,轻一些的也是全身难受,不由道:“今日我出来,身边没有带药箱,姑娘不如随我去我的医馆一趟,我给姑娘一些止痒的药膏,再开一副治风疹的药方吧!”

    说罢,不容她开口同意,已是率先出了门。

    玉怀珠本是有些迟疑,因为她的身份,不太好随便跟一陌生的男子走。但身上实在痒得难受,再加上她对这个越当家有着莫名的信任好感,直觉相信,他是值得相信的人,于是,跟着他一起来到了无为医馆

    “他亲手为我擦药,还给我开了药方,另给了药草让我回去放在沐浴的汤水里泡澡我给他诊服他也不肯要,还说,我的红疹严重他们店里也有关系,因为,店里的伙计在帮我点菜时,看到了我手上的红疹,没有提醒我不能食用相冲的菜品,是他们漱玉馆太过疏忽了”

    说起这些,玉怀珠眉眼间轻轻漾起最柔软的温情,轻轻叹息一声道:“五妹,从小到大,我与你,可能是大齐后宫最可怜的两个孩子。你学会隐忍,我却是越发的暴躁,因为没人知道,每当我一个呆在空寂冷漠的如意宫里时,我的心是多么的渴望父皇能给我多一点关爱”

    “这两年,我随太后理佛,本已是放下了一切的尘世情缘,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快捷键)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