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仰视苍穹 第五百六十五章 大结局

作者:守着猫睡觉的鱼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剑转阴阳,由杀变生,由生入死,有感于白衣老者登天一战,有感于黄子门廊下,赵老头儿的一剑求死,更是有感于魔主的一剑可撼天地。 更新最快

    那是一个大阴阳,就在这片血海一色的天地间,几转轮回,生死变更,许麟的一剑,从后而入,许麟的一剑,有感而发,许麟的一剑,即是生死,也是轮回。

    那是最后的一剑,也是最后一剑的酣畅淋漓,就在生死的一瞬,许麟似乎已经看到了一个大阴阳合而化一的大场景,虽然仅有一瞬间,但是许麟看到了,四目怪人也看到了。

    十万大山,龙蛇飞天,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就在修真界,关于那场大战,各有各的版本,道门铩羽而归,十万大山元气几乎损失殆尽,魔宗退避北方,不敢再越雷池一步,而这修真界算是彻底的太平了。

    昆仑山不再是道门之首,很多人私下里揣测,它将会步入当年洗剑阁,万佛宗的后尘,以掌教真人清宏真人为首,四峰首座,四去其三,就算是这,有窥视其千年珍藏的道门传承的人,还是大多铩羽而归。

    这是不仅仅是因为当今昆仑掌教真人有如何的大修为,亦或者护宗大阵如何了得,而是那冰莲剑明如。

    剑出则有人亡,这几乎已经成了铁律,无论是道门一方的,亦或者其他宗门,对于这位冷若冰莲的女子,其狠辣程度,亦如其名,冰莲!

    至于道门之首,这时已经换做了天下名门蜀山,因为吕振南的存在,这天下第一剑的名号,于现在来说,变得名副其实起来,而在那场大战之后,其女吕娇容便潜心入道,说是要修生死剑,再不见其人。

    而在这一日的清晨,昆仑山的主峰之上,一头大黑驴正在草地上无精打采的趴着,其身旁一个胖嘟嘟的小胖子,此刻也是愁眉苦脸的望着远方逐渐发白的天空,打眼偷瞧了一眼后山,小胖子有些半死不活的耷拉着脑袋。

    自从昨天其师傅明礼真人发下禁足令的开始,那望月峰自己是别想再去了,而那个身材曼妙的女子,自己更是别想再瞅见了。话说,门中又传言,自己的师傅当年好像一直暗恋着某人,还曾有过几次比斗,而自己的这位号称无器擅法的师傅,似乎是五战全败,这战绩也算得上是辉煌无比了。

    再联想到自己和那丫头的比斗,已经是十战十败,就因为这,自己这禁足令,看似也不太冤。

    就在通明在这和大黑驴半死不活的时候,望月峰下,那片桃花林中,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一手提着花篮,一手采摘树上刚出的嫩芽,正一脸的欢喜着,今天的收获不错,师傅最喜欢这用嫩芽泡水,清香怡人,就连女子自己,也开始喜欢起来。

    静静的,风吹花雨,一股清香弥漫开来,树下的女子更显娇艳,而那个人,却是已经站了好久,就是静静的看着,一脸笑意。

    女子不曾发现,而他已经走了。

    望月峰上的建筑,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唯一变化的是,这里的弟子好像比以前多了好多,那个人轻轻的走过这里,然后轻轻的离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趟长长的阶梯,这才驻足不前,出神的望着那个门廊。

    许久,终于他转身,神情之中有些诧异,那个身影,再次出现在眼帘,心绪却是波澜不惊的,而她的脸庞冰冷,浑身的气息更是杀意充斥而刺骨,手中的长剑已然飘出了一朵莲花,他就那么看着她,看着她的莲花,不发一语。

    那剑刺不下来,于是他转身,轻轻的消失,就在她的注视下,消失在清晨的迷雾里,那是一片火红,火红的大长袍,略显妖艳,但是他的肌肤苍白,本是及腰的一头黑发,已经变得雪白。

    他走了,从他来时的地方下山,从他曾经走过的地方出来,他看见了他的过去,也看到了他想看到的人,还有那一朵栀子花开,早已枯萎,那个院子也不再有人,于是他只能离开,离开这里,离开这片天地,时间真的不多了。

    从魔主一剑斩天开始,天地的灵气格外的充溢,而那个天门已开,也许可以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了,他是这样的想着,可是又有些不甘心,因为他还想见他。

    那个设计了这一切的人,那个提着酒壶到处装疯卖傻的人,然而十年过去,许麟始终未找到那个人。

    这里还是昆仑山的境内,他望着天,望着那开始密集的云层,瞅着穿梭其间的电闪雷鸣,感受着万物大地的一切动静儿,许麟闭上眼帘,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在心中掠过,那一切一切的事情在脑海里变成即将忘却的回忆,而当他再次睁开眼眸之时,他看着天地云涌,明白了,新的开始,已经开始了。

    山林处,古道上,一位衣着邋遢的老头儿,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拎着板凳儿,望着远处的天地异变,注视良久,嘿嘿一笑道:“要走了,终于要走了!”

    说完拧开酒壶,大饮几口之后,不由得又是得意一笑道:“吾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吾有剑一柄,足以荡千秋呦。”

    《全书完》

(←快捷键)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