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5章 巅峰抢位战(下)(1/3)

作者:葱爆洋葱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这一轮,林在山给宋鹏搬了在他心中异世周董最强的作品以父之名》!

    这首歌可以说是周董黑暗复古风的大成巅峰之作!

    也是最能展现宋鹏强悍说唱功力的作品。

    在冲击三强的轮次上给宋鹏搬这首歌,看的出来,林在山在求保险。

    在众星璀璨、竞争激烈的总决赛上,林在山务必要先给送宋鹏送进最后的三强决战再想冠军的事。

    宋鹏本人超级喜欢这首以父之名》,这不光是因为这首歌能帮他继续炒作私生子的话题,让人们感受到他遗传自林在山的超级音乐才华,更因为这首歌太符合他装b的性格了。

    如果说青花瓷》让宋鹏迎来了装b的光辉人生,那这首以父之名》绝对能让他义无返顾的走上装b界的巅峰之路!

    今晚,他要以父(林在山)之名来起誓,用这首歌让全世界都记住他的名字!

    见宋鹏酷酷的登场了,气场非比寻常,全场观众都很期待宋鹏这轮冲刺战的表现。

    音乐声响起!

    是令大家很意外的欧式复古歌剧开场!

    灯光剪影下,整座舞台都像变成了一座歌剧院,充满了黑暗唯美的气场。

    宋鹏低头默默的念着什么,好像是天主教的祈祷词。

    现场没有大屏幕的题词,大家并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

    但现场的气氛很庄严,在这样的氛围下,宋鹏的低声祷告,充满了宗教色彩。

    突然出现的歌剧女声尖叫,揪住了人们的耳朵,让很多人身上都炸起了鸡皮疙瘩。

    这到底是一首怎样的作品?怎么开场会如此特别!

    宋鹏还没开唱,仅这一个神级的编曲开场,便将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从张妙丹刚刚演绎的火爆氛围中给拉了回来。

    浸染着黑暗唯美的色彩,宋鹏开始了他标志性的说唱

    ……

    微凉的晨露沾湿黑礼服

    石板路有雾父在低诉

    无奈的觉悟只能更残酷

    一切都为了通往圣堂的路

    吹不散的雾隐没了意图

    谁轻柔踱步停住

    还来不及哭穿过的子弹就带走温度

    ……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

    犯着不同的罪

    我能决定谁对

    谁又该要沉睡

    争论不能解决

    在永无止境的夜

    关掉你的嘴

    唯一的恩惠

    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

    后悔也无路可退

    以父之名判决

    那感觉没有适合词汇

    就像边笑边掉泪

    凝视着完全的黑

    阻挡悲剧蔓延的悲剧会让我沉醉

    ……

    低头亲吻我的左手

    换取被宽恕的承诺

    老旧管风琴在角落

    一直一直一直伴奏

    黑色帘幕被风吹动

    阳光无言地穿透

    洒向那群被我驯服后的兽

    沉默地喊叫沉默地喊叫

    孤单开始发酵

    不停对着我嘲笑

    回忆逐渐燃烧

    曾经纯真的画面

    残忍地温柔出现

    脆弱时间到

    我们一起来祷告

    ……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

    闭上双眼我又看见

    当年那梦的画面

    天空是蒙蒙的雾

    父亲牵着我的双手

    轻轻走过

    清晨那安安静静的石板路

    ……

    与其说这是一首歌,不如说这是一场歌剧!

    宋鹏用他的说唱,为观众献上了一场充满传奇色彩的音乐盛宴。

    间奏段的歌剧女演员的吟唱,和突然炸响的枪声,给这场大戏推上了**!

    很多专业人士看到这都惊呆了,他们不敢想象,林在山到底是怎么编出来这样的神曲!

    这首歌从旋律到编曲,包括画面感十足的歌词,都是创新巅峰之作!这大叔真是一个跨世纪的不可不扣的超级天才!

    宋鹏的装b演绎也给这首歌大加分,他继续酷酷的说着、唱着

    ……

    低头亲吻我的左手

    换取被宽恕的承诺

    老旧管风琴在角落

    一直一直一直伴奏

    黑色帘幕被风吹动

    阳光无言地穿透

    洒向那群被我驯服后的兽

    沉默地喊叫沉默地喊叫

    孤单开始发酵

    不停对着我嘲笑

    回忆逐渐燃烧

    曾经纯真的画面

    残忍地温柔出现

    脆弱时间到

    我们一起来祷告

    ……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

    说到**处,宋鹏居然也唱起了歌剧腔,让人们小小的见识了一下他的唱功。

    观众们的情绪也被张力十足的“剧情”牵动着,全都陷入了这场黑暗的家族恩仇史

    ……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我的自负

    刻着一道孤独

    ……

    仁慈的父我已坠入

    看不见罪的国度

    请原谅我的自负

    没人能说没人可说

    好难承受

    荣耀的背后刻着一道孤独

    ……

    那斑驳的家徽我擦拭了一夜闭上双眼我又看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
(←快捷键) <<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快捷键→)